• 墨尔本小房屋ozsmallhouse

脱下内衣,向钱靠拢:留学生援交,真的不只是一个标题而已

近几年,留学圈慢慢出现了一种灰色产业,正在改变一些女生的命运。虽然在在国内的同学大部分还不知道,留学圈里也少有耳闻,但是不得不承认,涉足援交产业的女生越来越多。很多人最开始只是想自己挣出点学费,或者提升一下生活质量。但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会发现自己陷入了泥潭,无法自拔?这里面的故事比你想象的复杂...

援交在国外早已成旧闻,时代发展至今日,对性的发展与需要有着不同的细化。这一最先源自日本歌舞伎町的词汇,最初指少女为获取金钱而答应与男士约会,但不一定伴有性行为,而如今却成为学生或未成年人自行寻找客人卖春的代名词。


在现代语境下,援交也可以这样作解,排斥其交易性和女性的被迫性,增强其互动性,各获其需的一种说法,这或许可能是对性交易最无恶意的说法,但也是最有恶意的说法。


留学故事

澳洲:合法援交,充斥KTV和夜店


在澳洲的留学生圈里,有着一种很神秘的职业,这个圈子里的女生永远都是妆容精致全身当季名牌,她们最常出现的地方就是KTV和clubbing,时常会往返于澳洲各大主要城市,多数居住在city的顶级公寓楼里,朋友圈里的生活总是丰富多彩到让人艳羡,而在她们光鲜亮丽的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她们永远都不希望被人知道的身份——援交妹


Frances是我墨尔本研究生的同学,刚认识的时候会觉得她就是典型的白富美,开一辆小mini,为人很谦和低调,不像其他女生那样热衷于换包买名牌,就是几只Lv、Chanel的经典款包包换着背,而且都保养的特别好,在学校一直被奉为女神级的人物。


结果有一天同校的一个男生和几个朋友开party,电召了几个女孩过来,其中就有她。这个男生也挺不地道的把这件事告诉了很多人,后来才知道,原来她一直靠着援交,供她自己和她男朋友的生活费


澳洲是一个卖淫合法的国家,登记注册的妓女和妓院都不在少数。可是去正规的妓院打工,收入是需要缴税的,并且持留学生签证的人每周的工作时间不能超过20小时,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从事援交行业的留学生,都会选择一些华人开办的援交中介。


援交的收费标准是比妓院要高的,通常一小时都在300澳币以上,服务的对象从政府官员、大学教授到普通留学生都有,还有很多旅行团组团前来的,因此市场需求量非常的大。


做援交:要漂亮,要身材,要开放


在多伦多,卖淫不属于犯法行为。多留学生到了国外之后都会选择打工来减少家里的负担,可是往往就会有些“不怀好意”的介绍人帮你“介绍”工作。 “现在,各大酒吧、KTV招人,你想去做?可以。要漂亮,要身材,要开放,至于要开放到什么程度,就是客人摸你,你还得对着他笑。”她点了一支烟说,“就这样,老板还向你抱怨,没法子啊,不搞这些噱头,根本没有人来KTV唱歌啊。”


Vivian说,她做了段时间,觉得不想干,可又觉得正常打工赚钱太慢太辛苦,于是搜寻了各大中文报纸和华人网站,索性做起了援交。她介绍说:“做这行的中国女孩不下几千,寻求长期保养的帖子也到处都是。” 当被问及年龄的时候,Vivian警惕地看了一下周围,小声说:“我其实才18岁。在这里做这行的女孩,平均年龄没有超过19岁的。听说,多伦多最火的应召网站里,老鸨的年龄也只不过才22岁。” “我们靠自己的努力赚取我们想要的生活。“Vivian说,这是很多援交女生的口号。


打黑工:成职介所主客源


女孩子可以做援交,男生则选择打黑工养活自己。据调查,目前加拿大境内的非法居留者至少有20万人,其中包括2万名华人。而这2万人中,至少有四五千名大陆留学生在打“黑工”。 “职业介绍所的不少客源是留学生。华人雇主喜欢用黑工,因为便宜。”留学生小安说,他确实是因家庭经济不行,只有半工半读,赚些生活费、零用钱才能维持生计。


“等机会申请难民、人道居留,或是申请假结婚,总之想尽方法留在加拿大。”小安说,“刚开始打的是Cash工,老板不给还欺负我,我只能忍着藏着,吃哑巴亏。要是说了,告发了他,人家首先就得把我遣送回国,所以挨了苦,受了罪,你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这些老板就是钻了这个法律的空子,料定我们不敢告发,拖欠工资、随意打骂的事情经常发生。” 于是受够了这一切的小安,第一次尝试了援交的路子”援交”说的还不就是小姐”小安自嘲到:”这份工比之前的cash工轻松一点,就是有人发给你地址和时间,你上门就好了。


至于客人,大多数还是正常的,只有一些人会比较恶心。不过没事,洗个澡就好了。这里至少不会拖欠你的服务费,一般也不会被遣送。而且占的时间少,我一周大概只需要接待三个客人,就够了生活费和房租。


巴黎夜色:我们没有朋友,只有竞争


有人开始组织女孩子给富商陪酒。

初期只是个人行为,到了后来成了气候,便有人开始暗地里打广告招人,专门招留学生妹子,据说还有面试,自己打工的时候在巴黎13区和一个陪酒妹子合租的房子。听陪酒妹子说,巴黎的陪酒女孩还分派别,因为有不同的组织人,不同组织里的女孩子也是各种欺压对方。(岂止是欺压,打工的时候还见过有两妹子打起来了。。) 一个组织里至少有一个牵头人,俗称大姐,规模大得组织还有专职司机。大姐负责和富商联系,司机负责接送女孩子,他们也不希望有任何安全问题,一旦出问题就麻烦了。女孩子陪一次酒,在巴黎是200欧元一次,大姐抽成50,司机抽15到30不等。


美国甜爹:互联网下的新援交


安迪在某大学foundation在读。自己从前条件较优越基本算衣食无忧但是这两年经济不好,家里也只能提